󰅡收起

产品经理@雪豹

本网站已迁移至 https://blog.5988vip.cn 进行更新,本站内容不再更新!

如何混中创新序中赚钱?

作者: 不详
分类: 经验心得
发布时间:2016-1-5 9:54:50

各位小伙伴们,大家晚上好!今天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所以我们直奔今天的核心,


一是以后未来的企业该怎么管?

二是在管理中如何根据现在的时代和社会的深刻变化来进行调整和改变?

三是,有哪些思维和原来的思想要进行改变,才能够迎上这个时代给我们的机会,才不会在这个时代中掉队,成为一个被淘汰的工业时代的企业的典型?


今天晚上我们是直奔这三个主题,通常我原来是从上往下讲,先从思想、理论、实操、工具,今天反过来来讲。


最近大家都被互联网所包围,周围都是互联网,但同时大家也能感受到,因为今天在座很多是传统企业的从业者或者创业者,或者是在传统企业中中管、高管任职的,大家都能深刻感觉到,感觉我们这个国家是水火两重天,在互联网圈子里、领域里火得不得了。在传统企业那边是一片哀嚎,我刚好在这两个界面的交界处,我自己做了13年的天士力的CEO,出来以后创立几个公司。


现在我自己也投了几个公司,在今年最后一天,12月13日,我作为创始人股东的那家公司也上市了,我自己也做相当于投资。我同时也在辅导着很多创业团队,我也是很多国家的、大学的、民间的各种创业孵化器,所谓的创业导师。也是国家很多商学院方面的特聘教授。也就是说我离开了原来的作为总裁位置的工作以后,获得了相当大程度的可以自由地接触各行各业、各种业态、各种思维、各种思想,所以我今天给大家讲的可能带有很强综合性、混合的东西。



我们就从最近的东西来说起,最近凯文凯利第二本书《必然》出来了,我是他的粉丝,应该说混序理论跟他也有关系,在《必然》这本书里,大家看来看去提了16个关键词,我就只看到一个字“混”,你们想想是不是?分享、互动、重混,这些全都属于不同元素之间的连接,通过连接来产生反应,然后从反应中创造新东西,互动也好、分享也好、重混也好,你们想它的核心就是一个“混”字,这就是凯文凯利在《必然》提到最核心的词,其实就是“混”,这是一件事。

混是什么

那么还有一件事,也是跨年晚会,我们罗胖也在咱们混序部落里面,我跟他也经常交流,他在混序上面也很认同,因为罗胖的逻辑思维就是混序组织,所以罗胖的跨年演说中,洋洋洒洒讲那么多,一个字可以总结,就是“人”,罗胖一个晚上讲了一个字,就是“人”,凯文凯利整本书讲了一个字就是“混”,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未来的社会、未来的企业、未来的组织想要赚钱,能不能够跨越出原来的行业、跨越出原来的地域、跨越出原来的思想、跨越出原来的层级,“混”就是未来要做事赚钱的很核心的一个事。



第二个“人”,当然罗胖很强调人,但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创造了这样的一个机会,就是说真正地把一个在组织中的人当人看了。别人说那我们以前公司也是“以人为本”都挂在墙上,但你们想想看哪个企业真正以人为本,如果有一个人是以人为本,就是老板他自己。因为这里面不是说老板不好,这里面没有道德判断,因为人在工业时代全是被当成工具的,毫无疑问,在一个等级制度里面人就是服从工具,所谓的取悦,大家在传统企业干过的最核心的是要知道老百姓里面是什么,最关键的是要让老板喜欢你,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让老板觉得你是他最忠诚的干将,你就成功了。


那么我们现在是用一个新的时代视角来看这些,并不是说他一无是处,也就是说这个时代已经变化了,以前是以权利为中心,划分等级,一级挨一级,但是现在的时代由于互联网把一个最单元的位置可以上升到平等的位置来谈话,微博出来,你们能想象,一般粉丝可以直接和他偶像谈话、沟通。在微信群里面更是这样,随便你是社会什么样一个人,你都可以和原来社会等级非常高的人能对话,这就是互联网带来的一种红利,这还不是最根本的,最根本的就是任何一个个体,哪怕处于最底层,也可以通过某种方式来获得巨大的能量来改变世界。


那么一个“混”,多种元素、独立元素在一起连接,然后是最关键的那些人,有想法的人、有能力的人、有创意的人,想做事这种,有成就渴望的人,想改变命运的人,这些人成为未来最宝贵的资产。一个是要开放自己、开放企业,第二个要用好你那些团队里的人,尤其有才华、有想法的人,尤其敢说实话,敢跟你进行讨论的人,以前在权利为中心的中心化组织里,这种人几乎不存在,那属于稀有动物,个别有些比较开明的领导可能能容忍,大部分的企业是不容忍这样的员工存在的,所以这个企业到了后期,到了这个时代恐怕就得要改变了。


那么是不是只有凯文凯利和罗胖看到这两个字比较重要,不是,但凡成功的企业家他们远远就看见了,我这里随手撵来两个例子,一个是刚刚过元旦,很多大企业企业家、CEO,都像习主席要给员工做一个新年致辞,我拿两个来说事,一个是阿里巴巴的CEO张勇,通篇看下来只有四点,第一点,未来阿里巴巴组织方式要从树状,就是中心化的金字塔,向网状转变,这是第一个。第二个,要把它的组织结构改变成前端团队加后台的这样一个结构。


第三个是,开放边界与外部的合作伙伴形成共赢的一栋生态型结构,这是阿里巴巴要干的事。


第四个,要进行内部的组织变革,充分发挥那种有创意、有想法、有领导力的那些普通员工的能力,通过组织变革来释放巨大的生产力。然后通过这种方式,通过年轻人去创造未来赚钱的新物种,什么叫新物种?新的盈利模式、新的产品、新的服务或者是一种新的生态,或者新的一种结构方式。这就是阿里巴巴CEO张勇的新年之时,通篇讲四点,核心两个字,一个是“混”,一个是“人”。一会我来给大家慢慢解析,为什么一个是“混”,一个是“人”。


那大家肯定说,那阿里巴巴一个CEO说的,那不代表别的企业这么想。我再给大家举个例子,那些优秀的企业家说就是英雄所见略同,就在同一天我还看到了华为的CEO郭平的新年致辞,通篇讲了三点,不长,第一个,华为从2016年开始打造什么,叫精兵团队加大平台的管理结构,让管理权和指挥权分离。第二个,要把未来企业中的业务也好,各项活动也好区分为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两种不同的性质来进行区别管理。什么意思?就是确定性的事只考核他的效率,不确定的事只考核他的结果。你想想这很重要,一下子就把这个分清楚了。


第三条,对不确定性的工作要完全采用一种宽容的、包容的、敢于试错的这种不追求完美的这样一种企业的文化和生态。把那些敢于去创新、敢于去做项目、大胆开拓的那些人和公司内部做行政工作,一般的职能工作的那些,从性质上就把它区别开来。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看到了未来企业中有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工作,应该有两种完全不同的管理方式。一个叫规定动作,那就是他说的,就是华为CEO郭平说的就叫确定性工作,还有一种叫自选动作,自选动作就是他说的不确定性工作,不确定性工作你就不能用KPI,你就用项目的方式来考核,用结果、成就、业绩来说话。


那么我们刚才随手撵来两个大企业,对未来的展望以及他们企业发展的动向,我们从他的CEO,两个CEO,阿里CEO和华为CEO的新年致辞中就可以察觉出来,他们无一例外的就是我们今天要跟大家讲的混序组织,我把这两个全部总结了一下,建设混序组织、实施混序管理,通篇他们俩说半天就这八个字,“混序组织加混序管理”,这就是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主题,前面我铺垫这么多,意思就是说混序组织、混序管理并不是从天上掉下来好像特别牛逼、特别新的东西,就是从中国的土地上长出来的,就在我们身边,就发生在我们能看见的地方。


那么我刚才随便举了阿里和华为,其实在整个这几年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用这种前端团队,后台是平台或者部门的这种互相像家的这种结构,团队加平台这样一个结构,这样的企业在互联网组织中,在互联网的行业中是比较普遍的,这里面比较典型的像谷歌、FaceBook、Uber,这些都是,中国做得比较好的,比如说中易仲总他的创业也算是这样的混序。还有韩都衣舍比较典型,大家经常听他的分享,还有逻辑思维,毫无疑问的,所以在我们周围其实大家看到的都是混序组织和混序管理。


那我给大家上三张图,大家一下子看明白了,我不一一给大家多讲了。核心是,未来的企业把里面那种用于做创新的、创造的这些工作全部用团队的方式。像我们原来说的那种生产、质量这些,包括行政、人事、财务这些是作为服务和支撑平台,把这些部门变成平台,把我们搞创新产品的、搞研发的、搞运销的,包括搞并购、资本运作的等等这些全部是不能按部门来进行管理,全部按项目团队的方式来管理。所以这就是我们说的混序结构,混序组织。


大家说那我们是传统企业,我们怎么可能像人家互联网企业这么去做呢?我们自己没法动,而且人家互联网企业先天人都不一样,人家都是那种开放式的,那种特别,我们都是那种的。我说,咱们可能这是误区。我告诉你,为什么混序管理和混序理论是从我这儿出来的,而不是一个互联网企业提出来的?那就是这个东西并不仅仅是互联网企业做,混序组织、混序管理,我2000年就开始做,为什么这个事由我来提出、由我来推广、由我来写书的原因,是我在15年前就把这事做了,而且是在最传统的企业里。


天士力案例解析


你说你的企业传统,你的企业传统有我的企业传统吗,我的企业是中药企业,大家都知道同仁堂,你现在看同仁堂,有些东西还必须手工,上个机械都不行。我当时去的时候,我们这个中药企业就几百号人,大概就七八千万销售收入。然后给了我八平方米的房子就开始创业,从几千万,一个亿,两个亿,五个亿,十个亿,二十个亿,五十亿,一百亿,最后我2013年我辞职出来,把企业交给我们董事长的儿子,完成我的职业生涯,然后做我喜欢的事,这个时候企业市值是五百亿,正确从零到五百亿,经历了13年,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关键的是从一个产品的企业变成了几百个产品,而且现在专利数量、核心技术在全行业还是保持第一。


第一批粉丝


那么熟悉天士力的人原来都是因为投资,所以我的第一批粉丝还不是企业家、一般创业者,我第一批粉丝跟着我一块,是我原来投资天士力的股东,我2000年进公司,2002年就把企业做上市,整整做了十年上市公司CEO,得认识多少朋友,年年得增发、搞定项、资本运作、并购,得认识多少资本界的朋友,又气五年,2009年到2013年,四到五年熊市的时候买天士力都赚了钱,他们赚了很多,他们都很感激,都成了我的粉丝。


所以把这样从很小的小作坊变成传统中药看同仁堂、现代中药看天士力,而且做了很牛逼的事,比如第一个把中药拿到美国做去,大家以前中药不敢和美国、欧洲化学药做对照,就怕咱们疗效不行,人家快,但我们做了,而且优于化学药。像这种牛逼的事,中国几千年用了中药没有人敢做,这次为什么屠呦呦获诺贝尔奖,全中国药厂没有人找,找我去做评比嘉宾,而且做了CCTV6联网、联想,想通过我用英文把它传播到全世界去,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天士力做得好。


那么也就是说我刚才讲那么一大段的意思,给今天在座传统企业家和高管朋友讲,其实我认为真正管理有水平的或者说有根基的,还是传统企业中做得比较好的。你看我们走出国门也好,国际化也好,全球化也好,一带一路也好,那么牛逼的国企也好,为什么习主席到了欧洲,到了英国,到了美国都是接见华为,华为是一个中国最典型的民企,而且还没上市,你们想想这是什么意思?所以,真正的你们去看那些做得好的,管理好的,当然有时候互联网企业落地时候才看得清楚怎么样,真正这样看就看华为这样的企业。


我们都说互联网企业,大家觉得雷军很牛,但是雷军学习的榜样并不是乔布斯,也不是Facebook,也不是谷歌,他自己学习的榜样,自己说的同仁堂,你的企业能干上三年吗,都是一阵风吹一个猪,猪在天上飞,摔下来死一片,最近大家感觉有一些寒冷,感觉有一些吹过头,但是像华为这样实干的企业,继续迎风飘扬,这就是人家习主席不会判断错的,所以我们要去看传统企业,我们要有自己的信心,要有自己的自信,我们中能诞生出很好的模式、很好的管理,但是我们的思维要跟上这个时代,不要固守自己原有的老套的一些东西,要变。


这就是我为什么把我最新的“混中创新序中赚钱”起名为“触变”也是这个原因,2000年我在天士力做的事,就是把刚才阿里巴巴和华为CEO说他们2016年想做的事,我是2000年开始做了,就是把企业中的工作和活动的业务分成两种类型来管理,一种叫确定性的,一种叫不确定性,我把自己叫做规定动作,一种叫自选动作。那么规定动作用部门来做,部门来管。那么自选动作,不确定性的工作用项目团队来管,所以通过这种方式,才不会说你企业随着你的越来越大以后,你内部没有创新,诞生不了新业务,就吃老本,吃到哪天算哪天,这种日子就过下去。


那么要变怎么变?


这块我把它总结了几个关键词。


第一个,首先你得把你内部的能够做事,想做事这帮人,给他们权利,把你原来的控制权、指挥权、管理权放到他们手里面。他们通过项目的方式自主集结,形成像自组织这样的结构。那么如果你的公司里面有这样的一些有才华的,还没跑完的,因为一些有才华的人,一般很多企业在传统这样的控制组织里基本待不长,但还有人没有跑完,你赶快把他们结合起来,咱们商量做些什么事,勇敢地把做事的权利交给他们,尤其给年轻人。


有些老板就说,那我觉得我们那些企业那些人不行,反正都看不上,我觉得你要是这样的话,那你这个老板也不行。为什么呢?好的老板是招比自己能干的人,你尽招比你不如的人,你的企业怎么发展,你还靠谁,你永远靠你,你不是累死自己。所以你企业里面如果都是招的不如你的人,我看你赶快趁早别干了,你企业没发展,我看企业就看你是你们企业最聪明的,那完蛋了,因为你会老啊,你会有你的认识局限,你会受各种方面的一些影响,那就太危险了,就是我一个篮子的鸡蛋放在你口袋里,那是最危险的。


如果你的企业里面有才华的人,你应该立即行动,把他们组织起来,这些年轻人跟我们那个时代的,你看我60后,我现在是三天不学习都跟不上。你看我今天给大家分享的内容,跟我在几天前、一个月前分享又不一样,迭代速度很快。在这个时代真是和连接创造价值的,以前都是嘴上说的,知识就是个力量,就是个屁,大家都明白在中国做生意的权利才是力量,关系才是硬通货,那朝中有人好办事,但是我告诉你,这个时代真的变了,以前我们也就是口头上说说,实际上办事还是得找熟人,找拳头大的,找官大的,但是这个时代真的变了。你看现在的国企是多么举步维艰,那权利大不大?大,怎么跑?


这些年轻人,你要想让他们做出一些新鲜事,想让他把你的产品弄得很牛逼,全身心的投入,然后拿出一个让人眼前一亮,能够给竞争者,打败对手的东西,你要依赖这些年轻人,你内部不就,到外面再吸引一些人进来。


要做这样一些创新,你就得要体制上松绑,你就得给他们宽松,给他们自由,给他们做事的权利,这是第一。


第二个,你还要在分配机制上进行调整,调整分配机制不是传统奖金增加一点,工资给调高两级,最多配一个帕萨特或者整一个尼桑,好像你就是善待员工,错误。这个东西你越给多,越激励效应递减,就跟你吃东西吃多以后,你的饥饿感减少是一样的。


最后你靠物质吃,吃到最后就麻木了,别的员工认为你应该给,我给你贡献这么多,你才给我一个几十万,那不行,是吧?最终还是没有达到激励的效果。所以在这个时代,相对应的要让这些企业中的创业精英、天才、想做事的人,愿意出来搏一把的人,不要流动出去,就在企业里,我给你机会、平台,我把你当成合伙人,这个时候触变就会发生。你看我书名叫《触变》,它的生意就在这儿,最核心的变化,我们企业老板也好,股东也好,CEO也好,你们的思想触动着改变。这种改变就是你真的要把你原来对人、对你员工的看法彻底颠覆掉,你这里最好的员工、最优秀的员工一定未来应该培养成你的合伙人。


而不是用你原来那套制度和体系,把你培养成竞争对手,你想想看,很多做竞争行业的很多把部下培养成自己的竞争对手、自己的敌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反思反思,问题出在哪儿?其实问题出在你们真正没有把他当成你未来的合伙人在培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员工一定会感受到,而且他在内部创业绝对比他在外不单枪匹马干好得多,而且风险比他在外面单打独斗在外面创业小得多,一般的人逼的没办法还是会去创业的,你放心,我们现在传统行业把人逼得没有办法,就去创业了。


这是第二个,因为今天全部是贴着今天的核心,一个是内部创业。内部创业首先得改变你的体制机制,就像我说的,华为说的把确定性、不确定性两类事分开管理、分开进行评价和分开进行不同的激励机制。看结果的那个专做冲锋陷阵的,给你突破市场,突破新产品,突破新业务的,给你裂变出一个新的事业的那些人,你就应该给他股份,你就应该让他成为合伙人,你不要把他看成你的,这就是我的一个员工。那你就错了。这个我觉得触变触变,触变到什么东西?最核心的是触变到你的思想,所谓的声威声威,你要不变,人家就是降威打击。


个时代就有一个时代的管理办法,一个时代就有一个时代的核心的管理理论


那么如果我们说我们想要去做这样的转变或者叫转型,或者我们叫做触变也好,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应该有这样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就有一个时代的管理办法,有一个时代就有一个时代的核心的管理理论。那么我们刚好是在工业时代,那种等级制时代和我们的扁平化的开放性组织的时代来临的时候,在这个交界的地方诞生了混序管理这样一个思想。我刚才已经讲了,这是来源于我在天士力的13年的实践,我2000年开始被我们董事长逼得没办法,所以我组织了第一个突击队,就是为了完成他给我的那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啥?他要把原来要三年上市的新产品要我一年就要上市,不是就是想死就不敢,所以把我逼着就创新。


后来我一看这行,我第一个项目被他逼的没有办法,我把人弄出来做成突击队,像海豹突击队把这事做成了,九个月上市,老板一看,行啊,第二年接着来,给我来五个,好,我来五个,我2001年就五个,2002年二十个,2003年八十个,到了后来每年多少,每年公司有三百个项目团队在做不确定的事,做突破性的事,做创新的事,做开疆拓土的事,为什么天士力成为在国外还有公司,包括茶、水、酒、保健品、医院,人才从哪儿来,全是我们母体孵化出来的。


所以大量的在企业内部,通过项目团队的方式来实现项目的目标,实现公司的战略,让这些小伙子们、大姑娘们、小媳妇们都敢冲上去当项目经理,当头,对不对?他永远没有体会到在这样的等级组织里面,自己可以当个头,还能去指挥那些平时比自己等级还高的,自己见到敬礼的人,他永远没想过,你可想就这个激励本身,你给他二十万都不要,他就要这个感觉,尤其对现在的年轻人,他感觉到受重用,而且他觉得他是一个头,那再小也是个头,中国有个文化叫宁为鸡头不做牛尾,就像一个动车一样,每节车厢都有动力,全公司有几百个小老板把你忙活着,你这个大老板就把生态、文化搞好就行了。


所以你看那些大企业家的思考,为什么我说英雄所见略同?


阿里巴巴CEO张勇,华为CEO郭平,你看新年给大家讲什么,讲的是企业要营造这样混序的文化,当然华为和阿里他们不叫混序,他们叫灰度,什么叫灰度?又不黑又不白,说不清楚的,就是混序,馄钝加秩序,这两个大企业都是,我相信剩下那些企业家好多跟他们差不多,小米、腾讯,尤其是腾讯,腾讯早就提混序组织,早就提混序结构和管理。我们要看真正做得成功的企业家中大部分人,他们统一想到的事就是一个规律。


这个规律并不因为你是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企业,互联网、传统企业,狗屁,没有这回事,没有传统企业,只有传统思想。我现在出来辅导了几十家企业,其中就有几家是互联网企业,它为啥让我来辅导?因为它干的是互联网行业的事,它整个管理、思想和思维全是传统的思想和思维,它凭什么叫互联网企业呢?当然我们给它混序,给它转型了,现在变好了。我们有一家软件企业也是五千人,人家现在,你看他的一线、二线弄完,股价翻了三倍,也是上市公司。我们今天在座收听的小伙伴,不要去说,好像我们是跟别人活在不同的星球,所以我要用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在一个这么传统的企业做到了,大家就能够做到。


那么这个地方,刚才已经讲了,大致的核心大家已经掌握了。核心就是如果我们要做的话,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那么这里面其实就提到了我们怎么去转型的问题。转型其实最核心的,一个是开,一个是收。开是什么意思?开就是开放。我们之所以现在内部这个盯着那个,那个拽着那个,谁都别想上和发展,是因为我们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层级和部门把他们锁定在里面,你们都是萝卜,你们往哪儿跑?所以内部要转型,第一个打开这些部门的墙,把层级天花板拆了,把它变成平台,推平,推平以后把你的人才解放出来,让他们觉得获得尊重,我能干事,公司就会给我机会。


所以首先内部开放,然后把人的活力、主动性、愿望、积极性、尊严这些力量释放出来。谷歌那么牛逼,最核心的就是给人自由,给人尊重,给人做事那种权利,这就是他成就了这么一个很牛逼的企业。我今天在我朋友圈里发了一句话,就是如果一个企业你没有使命,你没有正确的思想作指导,你的实践就是盲目的,你的实干就是浪费的。你瞎干啥呢?对不对?所以为什么我们说要用这样的方法来做一个转变,先要把内部进行开放,你不开放你的思想就是禁锢,跟大清王朝最后末年有啥区别,闭关锁国。


开放,毫无疑问,打开你的组织内部那些隔离墙,让员工充分地混合,“混”两个含义,一个是混沌,混沌指的是要给他一个自由的空间,在这个混沌的里面各个元素既保持独立又相互连接,然后由于他自由了,所以他可以重新组合,大家不要小看重新组合的力量。我们在《必然》这本书里一上来就提重混,重混,重混什么?首先必须是自由才能混。第一个是混沌,第二个是混合。所以在这个地方重新通过开放让元素之间重新发生连接,然后产生一种创造力。


简单举例


我经常举的例子很简单,一个炭原子放在这个里头是个木头,放在那里面是个石头,但是你要把它的原子拿过来重新形成锥形结构就变成钻石,你把钻石打开看里面都是炭原子,你把家里的煤打开也是炭原子,为什么同样的炭原子,为什么重新组合一下就变成如此不同,一个拿来烧还产生霾,一个是个宝石,世界上最昂贵、最珍贵的宝石是钻石。所以“混”以后在企业家心目中,你就应该要建立这样一个观念,你自己想不出来的东西,是因为你以自我为中心化,你开个会,这个例会、那个例会,开例会全是你一个人说,下面只能鼓掌。


你们回去看看你们的公司,集团例会、分公司例会、总监例会、部门经理例会、车间主任例会,光一个例会一个星期开多少时间,一个例会有意义吗?那里面有多少事?你要是有很多事通过开会解决,一个公司没有管理,你一个手机软件设定好还去管理手机吗,没有必要,今天这儿鼓捣一下,那儿鼓捣一下,说明企业没有管理,如果有管理是通过原始的管理,通过开会是最原始的管理,你不要说你忙、辛苦,你活该,你的管理太初级,没有升级到一种高维的方式管理,你不就忙死,累死你怪谁,这个东西不能打苦情牌,能力不行就拿体力拼嘛。


为什么要那么多会,就是因为你把它分成一个个单块,他们互相之间没有连接机制,就靠你连接,你就成了老黄牛,就是火车头。你看我们以前说工作,我要推动工作往前进,推动,推动嘛?拉动嘛?就你一个火车头,你就是车厢,就你一个在前面跑,你就是吭哧吭哧,老黄牛在前面跑,你这个火车头叫绿皮火车,退了休还不知道把你放哪儿,就是废铁,你的企业就是动车,他们发动动力在前面跑,你在前面不用跑,他们跑,你在前面装控制系统、结构系统,反馈系统,这才是现代组织结构。


我们说要转变首先是开放,你自己的思想要开放,第二个你的组织内部要开放。那么开放完了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大家都活了,积极性都出来了,想到做事,想给公司创造价值,自身也实现价值,也想在内部搞点创业,现在很多企业都这么搞,万科,内部合伙人,俞敏洪内部创业,我们都帮着弄,华为,我也帮他弄。搞得不错。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东西有些手艺比较高的能够控的住,一般手艺不高不敢放,因为放了大家人心活了怎么办,这有点像我为什么中国最牛逼的混序大师是谁,邓小平同志,邓小平的混序玩得多好,计划经济多严格,改革开放一下子出来了,一个深圳对不对?


然后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好,别给我讨论这个,你就让他们先干着,如果没有这种混沌之中给大家这样的空间,我们现在有哪里来的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的成绩。那个时候养四只鸭子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隔你的尾巴的时候,小平同志敢这样创造一个混沌的空间,没有争论,没有方向,没有对错,没有理论,你们去干。这个时候用这样的一种混沌加秩序的方式,什么是秩序呢?双轨制,你们想想那个时候是不是存在国家的控制,严格的指标,还是有啊,国家的政府机构也没解散,该汇报给哪个部还是哪个部,该汇报哪个省还是哪个省,所以计划经济体制加思想体制就是最典型的中国的混序,中国混序不是哪一个发明,是小平同志实践里干出来,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人自己原创的思想和理论


所以说中国的成功,中国的成就,不单单是GDP,不单单是我们现在敢拿着几千亿到全世界各地去撒,不但是中国人走到国外去,有人对着中国人给予致敬的眼光,我在英国待了很多年,我知道中国人在欧洲人的眼里是什么样子。哪一个中国人不想,所以我们要去在小平同志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就中去提炼出思想和理论来,指导我们未来更大的成功,让外国人、全世界的人都能尊重中国人自己原创的思想和理论,这才是中国人最大的牛逼,而不是只有钱,暴发户,只知道买LV,把别的买空了,马桶盖也买光了,这什么叫牛逼,这才是中国人真正未来的牛逼。


我们要从中国的成功,要从中国企业自身的实践,挺起腰板来做这样的事情,所以我现在做混序部落也是这个初衷,很多人问我混序部落做什么?是不是以后准备赚钱?什么时候到收割的时候?是不是给大家收费,我呸,你们完全不懂我,我之所以从那么高的收入,我出来多少人找我,你看我才四十多岁,能把一个企业从几千万做到五百亿,有多少企业拿着股份让我当董事长,我现在拒绝,给我20%、30%上市以后就是市值几十亿的企业不下八个,我要赚钱搞这个?这能赚啥钱?一个粉丝收几块钱,能赚多少钱这个?


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我们中国的几十年改革开放的这些企业,所总结出来的这种,我们中国人的管理,混序我到现在,我到哪儿都说它是中国人的,为什么?虽然它是由迪伊·霍克最早用这个概念,最早用了这个,后来又是凯文凯利,在他的《失控》里面又进行进一步的推动,那他提出了混沌自组织,混序最核心概念就是混沌自组织,他们两位做了巨大的贡献,其实前面还有几十位做了巨大的贡献,才会形成混序思想。其中就有四位诺贝尔获奖得,一会我不展开讲,我把几张核心PPT放上来就行了,但是这块大家知道这个东西虽然来自于外国,但核心是中国人的。


所以我们说,我们这个混序理论是来源于中国的道教和儒家,道家和儒家,道家其实就是讲混沌的,道生一,一而生,主张不要中心化,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要,要和自然平等,要把自己放到其中之一,这就是一个很初级、最早的混沌的思想的来源。那么这个是“混”,那“序”是啥?大家更明白了,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权利为中心的文化,等级文化,中国谁不知道“序”,“序”是什么?制度、规范、规定、法律、强制、命令、控制,还有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样的事情就是“序”。


所以说“混”和“序”是中国人的道家思想和儒家思想的结合体


咱们很难在一个这么高的形而上的上面这把两个合二为一,但是混序确实具备,这不是我做到,是在我之前很多大师做到,一会我会把资料发给大家,大家细看。在平时以前分享里面,我把其中至少有16位大师。如果说混序能在中国屹立不倒,成为全世界的主流的管理思想和理论的话,前面有16位大师,我是站在他们的肩膀上,其中有4位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一个是物理学家获得者,一个是化学家获得者,他们做了前期大量的工作,一个是实证西方自然科学。还有一个是社会科学的发展,这些大师做了最大的贡献。


那么我这儿就用最简短的给大家介绍为创造为混序理论奠基的这些大师,第一个就是普利·高津,他发明了耗散结构理论,第一次发现在混沌之中自组织的现象。然后是,当然在他同时代的哈肯也从激光中发现了自组织的现象,这些物理学和管理学,这些获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最重要的贡献虽然来源于对物质世界的探索,但是他们对我们生物世界、生命世界和社会现象具有绝对的影响和指导能力,以至于到了后期,尤其在五六十年代以后的西方的社会组织,有一个叫后现代性,其实后现代性指的就是这个。就是把人从原来的那种被动的工具的确定性的变成了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


那么什么叫自组织?


那么一提自组织?我觉得人要谦虚一点,如果你们看过凯文凯利的《失控》,你们看到里面描写自组织的现象,如果你们看过《动物世界》或者《生命的奥秘》这样的纪录片,你们去看一看,为什么几十万的那种鱼群突然能够集体转向?你说人很牛逼,你把几十万人弄到广场上,只要没人发号施令,他怎么转向。我告诉你,一片乌合之众,人就做不到,鱼就能做到,还别说别的,你看大雁,马上飞着飞着就是“人”字型出来,谁是老板,谁端着枪逼着你,全是内部的自我协同,人做的到吗?做不到。


但是人做不到是做不到,但是人好在是发现了这个规律,发现了这个自组织规律,而且想用于咱们的企业管理,混序,混序,就是用的在混沌中自组织来为企业创造未来的产品和未来的生存模式,和未来的可能突破性的那个业务,找到那个点。蝴蝶效应,蝴蝶效应,混沌理论中最关键的蝴蝶效应,什么意思?蝴蝶效应,就是你在这边用很小的力气,哪怕你是最卑微的人,你通过一个很好的规律和管道,通过一个复杂的连接,你就可以在另外一端产生成千上万倍的影响和扩张,这就叫蝴蝶效应。只有混沌中才会产生蝴蝶效应,其它都是卖苦力,你给他干半个小时给你八块钱,一点效应都没有。


这是我们所谓自然科学的三位大师,当然还有很多,包括法国的数学家,他最早发现了混沌现象,他就是研究那个太阳,当时那个太阳,大家说是不是哪天会掉下来,当时瑞典国王说来一帮数学家算算太阳什么时候掉下来,法国数学家算半天算不出来,但是他发现,算不出来,他说我把它叫做混沌,是这样来的,所以把它取名叫混沌,混沌在希腊语里就是初开,就是创世记,这是自然科学。在社会科学里面,我列举了三个大师,马克思韦伯毫无疑问是第一个,还有比格斯,包括德鲁克做了巨大的贡献。


传统组织的弊端


他们长期从事社会的组织研究,长期从事社会学研究,长期从事企业管理的研究,这些大师共同发现一个什么问题?咱们现在这种组织,上级命令下级,理论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让下级揣摩上级的心情和脸色,去取悦这些上级的这种工作方式,就是绝对企业最后越干越黄,肯定没有什么发展。他们统统认为,以后要把内部创造力要交还给年轻人,他们通过项目小团队的方式来实现,要把企业老板也好,高管也好,变成一个像花园里的园丁一样,而不是拿着辫子在后面抽着员工的监工,也就是原来抽员工变成维护苗的园丁给他们浇水、阳光、松土的人,你说这是多大的改变,对不对?


那么肯定老板就说了,那这事我还成了给他们服务的,那应该啊,你看我们现在农业项目,你们种过农业的东西吗?我是种过很多年的天,因为我们天士力的药材都是我种的,我每年都有几个月在田里面种东西,只要你知道你种东西就明白了,你就是一个服务者,你还能拿着辫子抽你的人参、三七,你怎么舍得,你就给它服好务,它自然给你巨额回报。在云南种三七哪一个不是千万、亿万富翁,你别看脸土啦吧叽,出来都是奔驰、宝马,都有私人保镖,都是带刀的,我们种也是这样的。


你看罗胖在年中会,跨年演讲晚上会提到一个很重要的词,转型并不重要,但是转型不是不重要,但是转型的关键是让企业生长,“生长”这个词太好了,生长是有机的,不是无生命的。我经常举一个例子,你要把你们公司里面能人、有想法的人,如果还剩下几个,赶快把他们从萝卜变成兔子,植物变成动物以后就有大脑,就有思想,就独立了,而且变成兔子有腿,而且还是四条腿,就可以流动,可以重组,可以为了一个共同的未来的新产品变成一个特战队,变成突击队,海豹突击队,就能给你突击,给你把胜利拿回来。


具体操作


最后花点时间把具体的操作,因为毕竟要花一个小时把这些具体的操作细则、步骤给大家讲清楚,你说干货再干也不能乱说,对不对?所以说这里面是一系列的东西,比如开始要做这个事情,那么你首先从上往下,你得要有一个组织结构,你的老板也好,董事长也好,CEO,你得组织一帮人来做这样的事情,你下面要成立相应的推动小组或者推动办公室,然后你要开始再盘点盘点这个公司的研发、营销、技术创新、对外合作、项目那部分,尤其现在互联网+,加什么加,你自己没有用一种团队工作结构和方式、激励手段,你加出去还得加回来,你都是乱花钱,纯粹是应景的,你做不好这件事的。


互联网时代来了,你慌什么慌?没有什么好慌的,这个世界一切都在变,你就抓住一个人性不变。你就把人性理解清楚,把人给解放出来,把人的主观能动性给发挥出来,什么敬业、忠诚,那都不需要了,真的,因为为什么?人家是做自己的事情,感觉做自己的事情,让每一个员工作企业里面做这些事,感觉是给自己做,你就成功了,你就成了大花园里面的园丁,那些花争奇斗艳,结出丰硕的果实,人家说我是花我就要开,关你屁事,我是果我就要结,关你屁事,他是这么想,当然你是园丁你可以把花和果拿去卖,但是花和果是这么认为。


结果你到这个时代还拿着辫子,还要罚,还要扣,动则打、骂,我说兄弟,你这是干企业吗,你是干成原始和奴隶社会,这不行,我们楼下理发店师傅手艺很好,都要跟老板叫板,你不给我分股份,我立马在对门开一家店,这个时代是这样,尤其90后你再这么干,就直接革你的命,你找60后干,60后是老头,哪有那个时代的人,我们那个时代的人都是遵从、服从,还有革命的理想在撑着,多多少少有点情怀,你看现在90后、95后试试,你找不着这样的人,谁服从谁,每一个人都是中心,这是互联网时代。


为什么我们说混中创新,打破条条框框,这个不能动,那个不能改,你操嘛心,我举两个例子,一个微信,微信怎么出来的?微信并不是马化腾高瞻远瞩,他知道啥,他只想QQ赚点钱,微信是边缘化,当时有三个团队同时做,谁做出来谁说,他就是在不受待见的野生状态,但是腾讯好的是内部有一个混沌的文化,允许你存在,真冒出来了。人家现在微信成功了。还有一个是跟他相反的例子,柯达,柯达以前也是牛逼烘烘,全球胶卷市场他第一大,而且帝第一个掌握数字数码照像技术,结果他锁在柜子里,你不用,对门老王家用,你就完蛋了。


所以要用混沌培育什么?


不仅是要培育自家未来赚钱的产品,还得培养老王家以后可能要出来的产品跟你竞争的产品,你知道吧?还要培养你们楼下老李家未来可能要干你掉的产品,全都在你的花园里,先把这些品种培养出来。你靠部门、命令,你能命令,你都不知道未来在哪儿,你命令啥,你往哪儿设计项目去,你得靠团队、能人、外部专家,所谓开放,内部开放、外部开放,你要把社会广泛连接,不能闭关锁国,像大清国一样,你现在要放在网络中思考问题,不要放在土皇帝、土堆里面思考问题,就跟现在做微信群,很多群自己围一块,那围一块,越围越死,微信群只有开放才有活路,只有开放才能增大,这是巅破不了的真理。


混序理论实操


大家说那混序理论这么强大,你能做微信群吗?我这块还真是不能说是吹牛,因为我们这儿很多都是混序部落小伙伴,他们天天在见证这五个月发生什么事,从一个群里几百人,自然裂变现在是130个部落,今天我专门感谢130个酋长,这些群主干什么,他们自己掏腰包给群里所有小伙伴垫付转播费,你看哪一个群这么干,都是这个收两块,收五块,收入群的钱,哪有群主付钱,我也是付了很多钱,为什么这么多群主心甘情愿做这样的事情,你们想想看,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微信群,它是一个更加紧密的社会。


这五个月以来,表面上看人数爆棚,从五百人整到两三万人,表面上看都一样,但实质跟很多微信群不一样,我们在线上孵化项目,有名有姓一百多个项目,可以拿出来路演可以赚钱有二十多个,我们上周三刚路演一个,我们陈涛,涛哥的那个软件,绘图的,马上在总部,五十多个群同步一分享,全部朋友圈里唰全是他的产品,我们自己在内部形成了一个生态圈,共赢、互助。以后你看马上下周礼拜一,4号上班,马上太阳能无人机要路演,马上就可以,很多投资人在那儿等着路演,马上要投他。


混序是个生态


不光在企业里面是,在线上、虚拟空间一样成立。为什么20日要让我去领奖,说是中国媒体评的,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社群,我们好像是第五名还是怎么样。我们五个月之前根本不存在这个社群,五个月之内成为中国最牛逼的,也不是最牛逼,最有影响力的社群,你说这咋整?我们混序部落小伙伴最清楚我们是怎么弄的,还有45部落,咖啡部落,我们的安妮,几个小时之内马上在群里面就筹集到大量的学习资金,全部用于我们部落的学习,然后里面诞生和孕育了若干个酋长、若干个项目,你们有机会可以向她学习。混序45部落,它可以代表我们混序部落整体发展的微缩版。


思想是最核心、最强大的力量


这个东西,思想是最核心、最强大的力量,任何没有思想指导和使命来引导的一切活动都是瞎干,都是盲目。所以为什么就说毛泽东思想,大家还说毛泽东思想过时,毛泽东思想在某些方面有过时,但他的精髓没有过时,就是凝聚人、团结人,让大家有使命感,有一个远大的愿景和理想,无论做企业、社区,这是到哪里都是这样的。你去看谷歌,谷歌一说来不跟你讲考核,不跟你讲管理,就讲使命,就讲价值观,他宁愿为了捍卫他的价值观,不做中国的生意,把中国撤走了,这样的企业马上会吸引什么样的,绝对天才都会去,天才都会去这样的企业,不需要招聘,他自然会来。


企业拿产品去竞争,拿服务去竞争,一时半会可能赢。


但是你没有好的这种使命和价值观、愿景来凝聚人、号召人,天天就算这点钱,你走不远。这已经被客观的大量的企业现实是证明的,所以我们混序的思想也好,混序的理论也好,混序的操作也好,我们现在这里谈理论,说我是理论家吗?我不是,我以前最早就是卖药的,我医药代表,中国第一批医药代表,所以给医生红包,所以中国的社会风气败坏,我是有责任的。所以到了后来,我是从医药代表,办公室主任,大区经理,分公司经理,才去国外读MBA。


什么是企业的资产?


在座的企业下来,死不可怕,最近我做了一个很大的企业,说你看,我说你给我做个策划,你的优势是什么,劣势是什么,机会是什么,威胁是什么,他给我弄了一大堆出来,我们有多少上千万资产,多少员工,多少厂房,多少块地,我说呸,我说这是你的优势?这是你的包袱,你的优势是什么?你的优势是有这样的一些天才在你公司里面,你整都是傻逼在那里,只是看了一个信号,你笑他们就笑,你哭他们就哭,这能干什么事,你得有天才,你没有天才得有人才,没有人才得有能够变成人才的潜力的人。你什么都没有,你这些东西是什么资产?负资产,以后你处理都不好处理。


你看但凡倒大的企业,哪一个不是地广楼高,哪一个不是整得好像很那什么,都是那种没有真正的核心竞争力的,这些东西一旦你没有好的产品,一旦你没有创造新产品的机制,一旦你没有能够持续创新的能力,你所有的这些有形、无形全部给你归零,而且还是负的,破产的企业你去清算的时候,你看看都是些啥,都是现在我们认为是资产的东西,全部是成了负资产。


所以像巴菲特这样的人投资什么,投资互联网企业吗?投一点点,他投的都是一些什么?投可口可乐,就一卖汉堡包,每年都投,每年都投,巴菲特是傻逼吗?他为什么?看的很清楚,所以我们企业家在这个时代确实要触变了。我今天的时间虽然超了一点,但应大家的要求,给大家把这事掰碎了讲细了,讲深一点,讲到触动大家人心一点,别把这事当成哈哈一乐,有道理就完了。我觉得现在应该下来立刻采取行动。那么接下来就是一些具体的操作和在这个过程中要注意的一些问题,怎么变?


“混”的部分一定不要以你自己的主观意志为中心


这里面在“混”的部分关键有几个点,无论你是创业者还是初创企业,还是已经成型的企业,因为我这个阶段都跟大家说了,从五千万到五百亿的过程,每个阶段会出什么问题我都亲身经历过。“混”的部分一定不要以你自己的主观意志为中心,你说我今天召集大家开个会,我先谈谈我的观点,我告诉你错了,坏了,你谈完了大家基本上李总谈得对,李总您的观点,说实在的,确实是,我们都很认同,真的。然后你看李总,你看。我告诉你吧,基本上你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不同的声音都听不到,这个就坏了。所以你首先要去自己中心化,如果你手里有权利,不能随随便便用权利做事情。


在“混”的时候,这是第一个去自己中心化。


因为权利是一种强制力,当你使用的时候你就把那些声音压制住了,把别人的态度给压制住了,把别人的行为给扭曲了,把别人的尊严给抹掉了,你特别慎重用你的权利,尤其管理者,这是第一个,在“混”的时候,这是第一个去自己中心化。第二个,为未来构思成员的人一定要多元化,企业内部要有,企业外部要有,不同行业、不同类型的人都要有,而且让他们独立发表自己的观点,不要是因为跟你的是上下游关系,买你的东西,巴结你,你听他的意见,他能有什么意见,只能说你的好。再说意见,你的价能不能降一点,折扣回款期给个优惠,他只能跟你谈这个,还能谈什么来。


尽量不要给你有任何有强烈利益关系的上下游的人来跟你谈这个东西,他会带着利益出发来跟你谈,你不会得到真知灼见,你要谈找什么样?比如像我这样,我又不赚你一分钱,你要真正选,我们以后有机会,你到混序部落,咱们随时敞开谈,没有利益关系,这样大家堂堂正正,宽敞明亮来谈,有什么问题指出来,你能得到真实的声音、真实的反馈,这样才能真正混出创意,你就那点小脑瓜,你能聪明到哪里去?你再聪明,你的情商也不够,这个世界上你智商太高,情商就要受损,你以为呢,这世界上什么好事都让你占了吗,你该得用集体智慧。


再一个,混中创意中还有一个核心点就是要连接


你不要把一大帮人整到一块互相不通,下来不允许互相之间通讯联络,有些企业家把信息封闭,你去做这事,小李,完了以后你不给小李交代清楚你做这事最核心抓住什么,小李不管三七二十一给你做了,结果不是你想要的。你说怪小李吗,小李执行力不强?就怪你自己,你根本是命令的方式,不是用沟通的方式来工作,如果你把他看成工作伙伴,肯定要交待清楚,小李出去如果遇到变化,就会把握这个事的核心来随机应变,要不然他根本不敢变也变不了,到时候你亲自上阵就完了,你已经来不及,时间窗口已经过去。这个东西就是在混中要高度连接,平等、相互信任。


说混中出来一个好的idea以后,出来好的产品想法以后,在混的过程中把集结一批种子用户和核心团队以后,序中赚钱,核心就是你的第一批用户里面就能给你实现现金流,这是最关键的。那种烧钱,我告诉那种不是普通创业人玩的事,说实在就是资本之间的对决,就是拿人命去填,就跟以前大军团,最后不惜一切代价只要占领对方高地,死多少千军万马都不在乎,你们要看明白,这是画地图、版图,一般创业怎么能这么干,烧钱你敢吗?不能这么做,形成第一批产品的现金流。


有了现金流以后,证明你的模式行得通,有人买账、买单,有盈利模式初步的雏形,在这个基础上赶快改进、迭代。陈涛的唰唰软件,你们有机会用用,陈涛今天也在这个群里,你们关注他,这两天陈涛收获满满,为什么?有大量混序部落小伙伴用了他项目的产品以后,反馈,要加这个,改个那个,我告诉你三改两改,五个月以后看这个项目无敌,不是混序部落用这个,我看微信群都要这个,太方便,为啥不用,马上钱就进来了,当天就给这个项目估三千万。


序中赚钱的案例


这就是在序中赚钱。我再说一个例子,混序部落的,就是叫混然天橙,原来江西贫困的山里面,那么漂亮的橙子卖不出来,农民苦的不行。我们农业部落一帮小伙伴进去,直接和混序部落连接,而且注册了一个叫混然天橙,混就是混序的混,一下子卖开了,而且还赚了钱,赚的钱以后拿了一部分反馈给混序部落,作为混序资金,来支付以后小伙伴机器人的费用。像类似这样的项目以后会越来越多,所以能够很快赚钱的项目才不是耍流氓,那个跟你老谈,天天都谈情怀,天天都谈伟大梦想,我告诉你,趁早赶快离开,别投这样的企业。


今天跟大家说的所谓干货也好,实话也好,当然实话、干货哪里一个小时能讲完,还有很多。今天时间原因,我只能说,大家如果对混序思想和实操特别感兴趣的话,可以去买我那本书,当然你不买也可以,我这么一说好像在推销这本书,但我的东西都在上面,我不说不行。那里面80%都是具体操作,如果做?如何混中创新序中赚钱?80%都讲做法、案例,和我曾经做过、帮助别人做到的东西。40万字,400页,80%都讲具体操作和具体管理工具,比如反向势能、复合式绩效这些工具都在里面,我一个小时怎么给你讲清楚。


我告诉你这个路径,你感兴趣就买,不感兴趣,狗屁,别理就完了,我不是推销书。我在这之前我已经在天士力把这事干成了,已经出版了第一本书叫《企业项目化管理》,而且中国已经有企业在用项目化管理,当时是人民日报和人民网推的,最早是针对国企和行政互相九龙治水没人管,属于条块分割,他用项目化把它横向连起来。我不知道这个事情是不是已经影响了我们习主席,习主席上台搞了13个项目小组,自己当小组长,现在别人提书记来了还OK,一听小组长来了吓死了,小组长成了最小的官其实是权利最大的人了。


这就是混序项目化的魅力和力量,为什么我们又是总书记,又是军委主席,又是国家主席习大大,为什么搞那么多小组,当小组长,小组长不是最低、最小的官,他为什么以当小组长为荣,你们好好想想,我们时代是不是在进行深刻的变革,从上到下的。如果你们认为我们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企业还不够力量,我们看看习大大怎么做的。为什么他乐于去建那么多小组,为什么很高兴去当小组长,他的道理在哪儿?所以整个国家该是在沿用小平同志混序的治国思想,用这种方式来打破层级,打破壁垒,打破行业隔阂,打破行政一切束缚和阻碍,快速地实现创新创业伟大战略构想。习主席,我绝对给他点赞,在这上面。


所以这块关于怎么建混序,用混序思维方式来建构真正的社群?


我这里有一张片子,大家可以去看,不跟大家讲,光讲混序部落就得讲两个小时,这里不展开,大家感兴趣的细看,关键我在前面发了一张图,混序老师的图,建议大家看看,那张图把我今天晚上讲的内容全部提纲结领,那个网络特别好,便于大家理解和记忆。剩下时间给大家开放提问,我说穿了,我原来最早是卖药的,最后所谓的MBA,社会学博士,国务院智库专家了,都是OK,那是后来的事。


但是我的本质就是一个企业家,我的专业就是如何把一个事从没有把它弄出来,弄出来以后赚钱,然后赚钱以后变成持续赚钱,我的专业是干这个的,所以虽然我有很多张名片或者符号,但是那些都是表面的东西,我的实质就是干这个的,而且我准备一辈子以后一边干一边和我们小伙伴们一块干,所以我愿意以后跟今天在座的各位,我们今天有幸大家能够听,可以交流,你们有什么事情咱们一块弄。混序的思想也好,理论也好,它也并不是最终的完结,刚刚开始,在过程中还有很多新的东西可以进来,可能今天有很多东西讲的不对,我们都在调整,我们共同来创造,以后咱们一起干。


接下来时间给大家提问,我特别喜欢跟大家交流,我不像别的演说者,好像有点隔阂,要保持什么神秘感,狗屁,必须要跟大家在一起讨论你们的具体问题,我喜欢讨论具体问题,因为我干这个,我出来,这两年半干了三十多家企业,大的像中车,小的什么网都干过,什么行业都干过,我特别喜欢来自实践、一线的问题,我们共同来探讨,我们想办法把它解决。有时候问题发生在这个平面上,但是解决问题的答案是在更高的维度的上面,所以我们到时候会来深维,就能把来问题解决,我来听大家的问题,我们一块来共同交流、探讨、互动,非常高兴大家今天花时间来收听,谢谢大家。

本文出自 产品经理@雪豹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如果您觉得雪豹博客对您有所帮助,欢迎给雪豹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