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

产品经理@雪豹

本网站已迁移至 https://blog.5988vip.cn 进行更新,本站内容不再更新!

回到阿里

作者: 不详
发布时间:2015-11-18 10:19:12

回到阿里

文/鬼脚七

前些天,我接到了前同事的邀请,让我一定要去参加他们的产品发布会,钉钉2.0发布会,很牛逼的发布会。

钉钉是什么东西,你先不用管啊,我也不是来写软文广告,先听我讲故事。钉钉团队的骨干大多是以前关系不错的同事,技术和产品负责人也都是之前的兄弟,以前经常在一起加班,在一起喝酒,在一起唱歌,在一起洗脚的主。我离开阿里后,跟他们联系不多,这次他们说要做牛逼的发布会,捧个场是必须的,我也想见见老朋友,于是很干脆的答应了。

发布会就在昨天,地点在阿里西溪园区。我一大早就去了。

阿里西溪园区,也叫淘宝城,阿里内部叫西厂。现在想要进西厂不容易,因为有保安阻拦。其他单位的保安门卫,大多是大爷,会对来访者问三个终极哲学问题:

你是谁?
来自哪里?
要去何方?

阿里不一样,阿里的门卫都很年轻帅气,也很酷,更重要的是,他们不问哲学问题。因为阿里是互联网公司,他们用网络来判断你是否能进去:输入邀请码,自动打印出来一个通行证。有邀请码就可以进,没有邀请码,就别想进,那些被冤枉了去淘宝天猫想求个说法的卖家更不可能进了.......

西溪园区很大,走一圈估计要半个小时吧。园区很漂亮,建筑也很有风格。园区里有人骑自行车,有人走路,男男女女,三三两两,每个人脖子上都挂着狗牌,哦,工牌,以前我们都叫狗牌。我除了看他们的狗牌,还看他们的脸。

最近我有事没事就喜欢看路人的脸,因为每个人脸上都会写着他(她)的故事。在园区里,我看见的一张张脸,比我在外面马路边看见的脸要好看很多。马路边的人脸大多都很苦,而且没有生机,这里的人脸,大多人比较放松,还有亲切感,或许是因为早上的缘故吧。嗯,虽然只相隔一个门卫,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还没走进报告厅,忽然听到有人在身后叫我:

“鬼老师,你也来啦?”
“文老大,好久不见了。”
“七哥,真的是你啊。”
......

叫各种称呼的都有,大多都很认识,也有几个我叫不出名字了。我真的离开很久了么?

那个发布会举办得相当成功,钉钉产品负责人无招在台上讲,我在台下偶尔跟三多讨论钉钉的用户体验,还推荐给七星会的朋友们用。

他们讲完以后问我评价如何。
我说钉钉功能很强大,企业很需要,但我担心它会成为下一个来往。
为什么?
我说功能强大,但用户操作体验还不好。如果你们接着这么搞下去,不断加新的功能,最后的结果就是功能越来越强大,但体验越来越垃圾,最后一定成为一个无比强大的垃圾。
负责人说我们调查过1200多家企业,才推出的今天这个版本。
我说,看得出来啊,钉钉解决的需求,都是企业的痛点,但你们一定没有看过一千多人实际用钉钉的习惯吧,所以用户体验不行,我刚才两个小时使用遇到的问题就是很好的例子。

都是老同事,我说话比较直接,我知道他们不会介意的。虽然我在文章中批评钉钉的用户体验不好,但钉钉的关于OA、审批、盯人的功能确实能提高企业工作效率,也建议企业老板安排人去试试,只是要有点耐心,要花些时间研究。


两个小时,发布会结束了。发布会并不重要,当然,对他们很重要,对我不重要。对我重要的是,又见到了一些很久没见的老朋友。

中午,几个老朋友在西溪园区里面吃饭。聊聊过去,聊聊未来,聊聊谁要离职了,聊聊谁又要创业了。

好像又回到几年前,好像从未离开过。

他们问我过得怎么样?我笑笑说挺好的,只是我准备金盆洗手了。大家都笑了。

吃完饭,我离开了西溪园区。下午见了个朋友后,我又去了支付宝的办公楼,在楼下等人。我一边喝着支付宝免费提供的奶茶,一边看着进进出出的人脸。忽然收到一个微信

“七哥,你来支付宝干嘛啊?我刚才在楼下看见你了。”
“我过来看美女[呲牙]”
“哈哈,看着这个环境,有没有很怀念?”
“不啊,好像还好的。”
“真的么?”
“嗯,其实......其实,是有些同情。”
“why?快告诉我,急需要些动力来脱离现在的环境。”
“哈哈,你就想想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你又要拿老子啥的来忽悠人了….”
“这次跟老子没有关系的。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就继续。如果不是,那就离开。可能你会说:我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嗯,对!”
“但至少你知道这不是你要的。”
“嗯。”
“就这么简单。”
“[大哭]。”他发了一个表情。

我不知道对方是谁,应该是支付宝的员工吧。我微信中加了不少人,很多人不认识也没有见过面,平时很少闲聊。

我没有一丝怀念么?我是骗他的,当然有点怀念的。以前在阿里工作九年多,不可能没有怀念。只是这种怀念,跟怀旧是一个意思,并没有想重来。

为什么会同情?因为我看了很多人的脸。有些人是轻松、愉悦的,但在大部分人脸上我看到的是焦虑和疲惫,或许是因为他们劳累了一天。他们没有意识到,工作已经成为一种负担,虽然下班了,但工作会跟他们一起回家,估计还要跟他们一起睡觉。更让我心酸的是,在有些人脸上看到的是冷漠和迷茫,是麻木了还是心死了?想起我以前在阿里上班的日子,好像经常跟他们一样:焦虑、疲惫,开心过、冷漠过也迷茫过。

工作确实已经成为很多人的负担,世界那么大,都想去看看,但因为生计,不得不工作。

每个人都应该离职么?当然不是。无论做什么工作,会遇到一些困难,也会有快乐。只是你要知道,这些都是因为工作,是必然的。发生了就让它发生,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就像大海上的浪花,有浪花是必然的,它们只是大海的一部分。不要把浪花当成大海,也不要把大海当成浪花,不要因为浪花而肯定大海,也不要因为浪花而否定大海。

不是每个人都能看透,我能看透一些,或许是因为我离开了。

从支付宝出来,天已经快黑了。路过一个路口,有个穿着朴素的小姑娘在弹吉他,弹唱《丁香花》,好伤感啊:

那坟前开满鲜花
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
你看啊漫山遍野
你还觉得孤单吗

你听啊有人在唱
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
尘世间多少繁芜
从此不必再牵挂

看见她地上有一张大白纸,要为母亲治病筹款,于是我捐了90元。我发朋友圈问:这是骗子么?有人说:

不用纠结。如果是骗子,说明她妈没病,如果不是骗子,你更应该支持一下。

这么说好像很有道理。

嗯,今天回到阿里,又从阿里出来,一天过去了。也祝好人一生平安吧!(咦,为什么用一个“也”字?)


本文出自 产品经理@雪豹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如果您觉得雪豹博客对您有所帮助,欢迎给雪豹打赏!